为什么要说普通话

关于要说普通话的原因有很多,因为世界发言很多,说普通话是为了能让来自全国不同地方的中国人能够无障碍交流。下面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我们为什么要说普通话,欢迎大家阅读转发!

nEWs.kemAoWANg。ORg.Cn

我们为什么要说普通话

1、讲普通话有利于各地人民之间的交流。我们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拥有五十六个民族,很多少数民族都有着属于自己的语言,相互之间的交流存在着很大的障碍,而学习说普通话,将语言统一起来,就能够促进我国各民族之间的交流,促进文化发展。

nEWs.kemAoWANg。ORg.Cn

2、普通话是现代民族的共同语言,是现代汉语的标准语,也是我们国家的通用语言。普通话不仅能过够让国人更好的交流,也能促进与世界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其他国家也不会因为我们的语言复杂多样而不知道该学习哪种语言来进行文化交流。

3、讲普通话也不会影响我们其他语言文化的发展。普通话也只是在正式的场合,或者是在和其他民族地区的国人正常的交流,在日常生活中依旧可以使用自己的语言,所以并不会影响我国其他民族的语言文化。

nEWs.kemAoWANg。ORg.Cn

怎么才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1.最重要的前提是,先学会拼音,纠正好自己的发音。

2. 坚持每天都练习一个小时以上的的普通话。

3.对着镜子练习,看清楚自己的嘴型是否正确。

nEWs.kemAoWANg。ORg.Cn

4.多听新闻联播,观察一下主持人的嘴型以及他们的发音。

5.练习绕口令以提高自己说普通话的水准。

是否只需要学会讲普通话就可以了

不是的,每个民族的语言都各具特色,我们不仅要学会普通话,还要将本民族的语言讲好,两者结合才能相得益彰。

普通话的来历

所谓普通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1957年开始规定并提倡的。

古代人也会说普通话,不过,那个时候不叫普通话,而叫官话。所谓普通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1957年开始规定并提倡的。原来,各地有各地的方言,并没有一个普通话的定义。不过各个朝代,也都有自己的官话,也就是那个朝代的“普通话”。

中国传统的经济方式是农业,农民安土重迁,不肯轻易背井离乡;中国传统的社会组织是宗族,人们聚族而居,“死徙无出乡”。在家乡生活只须讲方言就行,即使当个村长乡官,也只要用方言就可以了,可是,如果有人被推荐选拔或考取进士到朝廷去做官,那末用方言就无法与人交谈了,那就必须学说官话。关于普通话的由来这是最初的影响因素之一。

nEWs.kemAoWANg。ORg.Cn

方言的分歧就是因为人群受到地理的阻隔而形成的。中国北方的黄河流域因为地势平坦,东西部交往比较方便且又频繁,所以整个北方虽有方言的分歧,但仍然可以归为一个系统,即北方话系统,而江南地形复杂,山岭河流造成的隔阂比北方要大得多,所以可以划分为吴语、赣语、湘语、闽语、粤语和客家话六个方言区。

官话是官场上讲的话,朝廷设在哪里、皇帝讲哪种方言,那种方言就成了官话。中国古代的都城,周秦汉唐主要是在长安(西安),东汉魏晋迁到洛阳,所以,长期以来黄河流域的方言便成了通行全国的语言(注:由于历史原因,当代北方话与古代北方的有很大差别。或者可以说,古代北方话与当代南方话更接近如粤语,吴语等)。

东晋南朝迁都建康(南京),大量北方人移居江南,不仅把宁镇一带的方言改造成为属于北方话系统的下江官话,而且洛阳方言也成为当时朝廷上的工作语言,南方士人入朝为官无不争相学之。河南方言对官话的影响极其深刻,直至后来徽班进京形成京剧后,京剧的道白仍用中州韵而不用北京话,只有丑角才讲京片子,即北京方言。

南宋迁都临安(杭州),大批官员和士兵涌入杭州,把杭州话改造成为一种以吴语腔说北方话的特殊的方言,使杭州成为吴语区中的一个官话岛。元明清三代都以北京为都城,于是北京话又成为当官必须通晓的语言,以至于现在我们的普通话也成为既不同于河南话、又不同于北京话,而是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语音的一种语言。

现在的普通话并不是汉代的汉语,也不是唐代的唐语和宋代的宋语,它和元代以后的官话最为接近。由于历代因战乱或移民而南迁的汉人不断地把当时的中原方言带到南方,并沉淀在南方的方言之中,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在南方各种方言中找到数量很多的古汉语语音。

同时,由于北方自汉代以来不断地有胡人南下入居塞内或入主中原,胡人和汉人杂居在黄河流域,也使得北方的华夏古音逐渐胡化变成了今天的北方话。(注:为一部分读者误会,这里的胡化是语言学术意义上的胡化,而非骂人的胡化)关于普通话的由来还必须正视的是普通话是外地人学北京话的口音,北京土话和满清官员更接近。

有很多满族词汇夹在里面,比如凄历喀嚓(迅速),勒里勒特(不整洁),猫腻(黑幕),瞎勒乱侃(勒是女真语说的意思,侃不知道是不是汉语),倒腾(挪动),据说央求的央在满语里也是求的意思。另外,北京话也可能受其它北方游牧民族语言影响,比如胡同在蒙古语中是小巷的意思。

估计“恣扭”“地道”等很多再古汉语中见不到的词也不是汉语。王朔一再强调北京语言的活泼,并在小说中大力推广,相信是和他的满族民族自豪感有关的。

现在的北京话是女真满洲人向汉族满洲人学说汉语时用的口音。由于满族后来成为统治者,所以离得近地区的权贵都放弃自己的当地口音说这种新的清朝官话,否则难免官途不顺,生意难做,久而久之,也就变成在北方应用广泛的普通话,与满清暴力强制不同,孙中山建国首先考虑的是和平和民族团结,避免因官话改变引起大量民众讨厌民国,所以坚持用清朝官话做国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