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解决“城市拉链”“蜘蛛网”等弊病,青岛已建成188公里地下综合管廊

青岛已建成188公里地下综合管廊

入廊管线涵盖给水、再生水、雨水、污水、热力、燃气、电力和通信等,线缆总长度超2000公里,有效解决“城市拉链”“蜘蛛网”等弊病

近年来,青岛紧密结合新区建设、道路新改扩建、城市更新、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等工程,配套建设地下综合管廊。截至目前,全市建成各类管廊达188公里;入廊管线涵盖给水、再生水、雨水、污水、热力、燃气、电力和通信等,线缆总长度超2000公里。根据计划,青岛今年将新建地下综合管廊10公里。

何为地下综合管廊?就是地下城市管道综合走廊,在城市地下建造一个隧道空间,让电力、通信、燃气、供热、给排水等各种工程管线住进“集体宿舍”,同时设有专门的检修口、吊装口和监测系统,实施统一规划、统一设计、统一建设和管理,是保障城市运行的重要基础设施,被形象地称为“城市大动脉”“地下生命线”。

地下综合管廊的“庐山真面目”究竟如何?建设它的意义何在?日前,记者对此展开采访。

迁改入廊,各类管线住进“集体宿舍”

2022年7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十四五”新型城镇化实施方案》要求,推进水电气热信等地下管网建设,因地制宜在新城新区和开发区推行地下综合管廊模式,推动有条件城市路面电网和通信网架空线入廊入地。2023年初,在京召开的全国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会议提出,2023年住房和城乡建设系统要重点抓好12个方面的工作,包括着力打造宜居、韧性、智慧城市。其中,因地制宜推进地下综合管廊建设是工作任务之一。据住房城乡建设部消息,未来,我国将每年改造10万公里以上地下管线,今年我国将大力推进城市地下管网改造,实施城市排水防涝能力提升工程,深入推进城市生命线安全工程建设。

近年来,随着新型城镇化不断推进,多地积极提速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在创新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增强城市发展韧性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根据规划,到2035年,北京市地下综合管廊达到450公里左右,中心城区地下综合管廊骨干系统和重点区域综合管廊系统初步构建完成,地下综合管廊规模效应进一步显现。广州是国内较早建设地下综合管廊的城市之一,早在2002年就启动了首条城市大型综合管廊建设,目前已建成综合管廊约175公里。自2016年开展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工作以来,成都已累计建成廊体249.76公里,投入运营58.8公里。

NEWs。KEmaoWAnG.oRG.CN

工作人员通过人工巡检和智能监测的方式保障管廊安全。梁超 摄

NEWs。KEmaoWAnG.oRG.CN

当下,青岛西海岸新区王台片区一派繁忙景象,举目皆是宽窄有度的街道,不断完善的基础配套,曾经的老工业区已然蝶变成现代芯屏产业新城。走在王台东一路上,与其他路面井盖密布、空中线缆交错不同,这里路面不见井盖、抬头没有电线。

其中奥秘,就在地下。记者跟随工作人员进入王台东一路综合管廊内部,“整洁有序”是第一感觉。管廊两侧墙壁上,各类管线互不打扰,顺着舱室向前后延伸,看不到尽头;管廊上方,有一排酷似小灯笼的装置,为消防设备,火灾自动报警系统信号接入消防控制室,能在第一时间监测到异常情况。

“王台东一路综合管廊南起环台南路,北至王台南路,全长740米。在道路西侧人行道及绿化带下敷设综合管廊,管廊通风设施位于绿化带内。入廊管线种类包括电力、通信、热力、给水、再生水,根据管线综合规划及地块配套需求,沿线为相交道路和地块预留管线衔接条件。”青岛开发区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工程二部项目经理盛齐介绍,管廊采用双舱结构,高3米,宽度分别为2.4米和4米,两个舱室均采用机械排风、自然进风的通风方式,以保证综合管廊内部空气质量要求及温度控制要求。

近期,重庆路周边地下管廊工程4条高压电缆已经全部入地敷设完成,跨重庆高架路两侧的220千伏高压电缆全部拆除。这将进一步保障周边用电安全、优化改善景观环境,同时可为市北区四方装饰城片区释放出约29.5公顷建设用地。

NEWs。KEmaoWAnG.oRG.CN

重庆路周边地下管廊工程。王冰洁 摄

在胶东机场,长约19公里的地下“大动脉”每天为机场平稳运行保驾护航。胶东机场地下综合管廊工程是国内第一个服务于集地铁、高铁、公交、航空零换乘于一体的综合交通枢纽的大型综合管廊项目,也是第一个将污水、燃气管线入廊的机场综合管廊,各类管线的维护都能在廊内完成。

……

作为国内较早开展地下综合管廊探索的城市之一,青岛于2008年率先在青岛高新区启动建设了55公里地下综合管廊,已于2010年投入使用。2016年,青岛入选全国第二批地下综合管廊试点城市,结合新区开发、重大基础设施和城市道路建设,在李沧区、西海岸新区、青岛高新区、蓝色硅谷核心区、青岛新机场等5个区域建设了21个地下综合管廊试点项目,总长度超49公里,已全部投入运营。2019年,随着试点任务完成,青岛地下综合管廊的建设并没有止步,而是结合城市更新建设,城市道路、管网建设改造和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同步规划。

提升韧性,破解“城市拉链”“蜘蛛网”等弊病

建设地下综合管廊有什么好处?较传统直埋敷设,管线在管廊内具备良好的运行环境,可有效延长管线使用寿命,管线的安装、扩容和维修更换均可在管廊内进行,可以有效解决马路反复开挖、架空线网密集、管线事故等城市发展顽疾,大幅提升城市保障供给能力和城市安全韧性,有利于完善城市功能、美化城市景观、促进城市集约高效和转型发展,有利于提高城市综合承载能力和城镇化发展质量。

黄岛路片区位于青岛历史城区核心区域,道路两侧建筑依地势而建,形成规模不一、形式多样的里院建筑群,是青岛目前仅存的形制规模较完整的里院建筑群,是全国特色民居的典型代表。

因建设年代久远,黄岛路片区道路老旧,破损较多,沿街路面设施陈旧落后,风貌不佳。现状市政管线设施落后,架空缆线密布,视线受阻;雨污分流不彻底,沿街污水排入雨水系统,雨季下游污水冒溢;市政管道系统不完善,部分区域能源介质缺失,无法满足区域规划发展定位要求。

片区采用“以小型管廊为骨干、直埋管线为枝叶的分级管网体系”的实施方案,安全集约敷设了给水、热力、雨水、污水、天然气、通信、电力、亮化等管线,极大地提升了市政基础设施安全性,为片区更新提供了有效支撑。项目采用开挖放坡开挖+(挂网)喷射混凝土护面和钢管桩的组合支护、后整体现浇小型综合管廊的施工工艺。据介绍,黄岛路片区小型管廊建设是青岛历史城区地下空间综合利用的首个试验段,是历史城区保护更新的重要创新举措,解决了历史风貌区街巷道路下市政管线敷设空间不足、雨污合流、电力通信缆线架空敷设等“痼疾”,打造了“可行可游可赏”的步行街区。

NEWs。KEmaoWAnG.oRG.CN

地下综合管廊是城市“里子”工程,青岛在老城区结合旧城更新改造,城市道路、管网建设改造和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同步规划综合管廊,将综合管廊建设与解决“城市病”紧密结合,有效解决“城市拉链”“蜘蛛网”等弊病。

事实上,综合管廊建设不仅是城市建设的重要内容,也能促进土地集约利用,与传统管线相比,综合管廊减少了架空线和管线直埋敷设的用地需求,各类管线布置紧凑合理,有效利用了地下空间,进而节约了城市用地。此外,有专家表示,随着我国城镇化水平的不断提升和推进,地下综合管廊具有广阔的投资空间,将带来年均千亿级的投资需求,在拉动经济增长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安全监管,实时“把脉”管廊健康状态

NEWs。KEmaoWAnG.oRG.CN

安全是地下管廊的生命线。城市地下综合管廊聚集了城市的各种“生命管线”,是城市安全运行的基础。其中,地下管廊安全监测系统是管廊管理环节的重中之重。如何保障综合管廊的安全,青岛在实践中不断探索“最优解”。

2019年,为保障全市综合管廊的安全运行,结合管廊项目运维管理的实际需求,市住房城乡建设局在全国率先建设统一的市级综合管廊运维监管平台,整合各级综合管廊监控系统,实现对全市综合管廊运维工作的监管考核。平台突出信息资源整合、自动智能监管、强化运维考核等功能,及时准确地向监管部门提供统一、实时、可视的城市地下管廊运行综合视图,为城市综合管廊高效精准管理和安全可靠运行提供支撑。

2021年9月,国务院安委办将青岛作为全国首批城市安全风险综合监测预警平台建设试点城市,2022年11月正式启动建设,重点实现对主城区城市生命线工程安全、公共安全领域的风险监测,构建了燃气、热力、供水、排水、综合管廊、桥梁、地铁和隧道、消防、电梯9大生命线工程的专题场景。

市住房城乡建设局市政设施建设处处长那振宇介绍,2022年以来,借助城市安全风险综合监测预警试点建设契机,市住房城乡建设局在青岛原有市级地下综合管廊监管平台基础上,选取了贡北路综合管廊和胶东机场综合管廊两个建设规模大、入廊管线多、试点示范意义强的管廊项目,新建包括液位监测、沉降监测、渗漏监测、有毒气体监测、可燃气体监测等2100余个前端智能感知设备,全面提升对廊内环境、廊体结构和入廊管线运行状态的监测能力,实时掌握管廊健康状态。

同时,安全落实还要有完善的工作机制作为保障。市住房城乡建设局结合《青岛市地下综合管廊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参与制定管廊专项平台预警响应工作规程,建立报警信息“接收-派发-处置-反馈”闭环处置流程,健全应急管理部门、行业管理部门、管廊运维单位等多级联动响应的监测预警工作机制,实现“预警快、响应快、处置快”。

“下一步,我们将持续深化综合管廊运维信息化管理,推动综合管廊项目级管理系统、市级监管平台与城市安全风险监测预警平台的多级结构、异地分布、无缝对接、高效协同,补齐综合管廊行业安全监测感知短板,进一步完善监测预警运行机制,提升综合管廊安全风险监测预警和应急处置能力与水平。”那振宇表示。(青岛日报/观海新闻记者 梁超)

青岛地下综合管廊建设“路线图”

●青岛于2008年率先在青岛高新区启动建设了55公里地下综合管廊,已于2010年投入使用

●2016年,青岛入选全国第二批地下综合管廊试点城市,结合新区开发、重大基础设施和城市道路建设,在李沧区、西海岸新区、青岛高新区、蓝色硅谷核心区、青岛新机场等5个区域建设了21个地下综合管廊试点项目,总长度超49公里,已全部投入运营

●2019年,随着试点任务完成,青岛地下综合管廊的建设并没有止步,而是结合城市更新建设,城市道路、管网建设改造和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同步规划

●截至目前,全市建成各类管廊达188公里,入廊管线涵盖给水、再生水、雨水、污水、热力、燃气、电力和通信等,线缆总长度超2000公里

他山之石

综合管廊:构建城市地下动脉

地下综合管廊19世纪发源于欧洲,最早出现在法国巴黎,始建于1833年,是以排放雨水和污水为主的重力流管线系统,管网纵横,排污口、蓄水池众多。后来,通过在管廊内部敷设供水管、煤气管、通信电缆、光缆等,进一步提高了其利用效能。

日本是目前世界上综合管廊建设最先进的国家之一。1926年关东大地震之后,日本政府针对地震导致的管线大面积破坏等问题,从防灾角度在东京都复兴计划中规划建设地下综合管廊。

在国内,《北京市“十四五”时期重大基础设施发展规划》提出,在行政办公区、文化旅游区、运河商务区等重点区域构建综合管廊骨架体系,支撑市政能源安全供给。《南京市“十四五”地下综合管廊建设规划》提出,“十四五”期间,南京规划建设地下综合管廊70公里,将因地制宜在老城区择机实施缆线管廊;积极实施江北新区、南部新城等片区建成管廊的管线入廊工作。《重庆市城市综合管廊管理办法》提出,“十四五”期间,重庆将结合城市更新、地下空间开发利用、道路建设、老旧小区改造等举措,大力推进量大面广的缆线管廊建设。至2025年末,力争城市新区新建道路综合管廊配建率不小于30%,预计建成综合管廊廊体约815公里。

在广州,目前初步形成“以中心环线为核心、以若干放射线为延伸、干线支线缆线相结合的综合管廊骨架系统”。去年,广州市住建局组织开展《广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进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的实施意见》修订工作。其中提出,在交通流量较大、地下管线密集的城市道路、轨道交通、地下综合体等地段,城市高强度开发区、重要公共空间、主要道路交叉口、道路与铁路或河流的交叉处,以及道路宽度难以单独敷设多种管线的路段,要优先建设管廊。

记者手记

高效用好综合管廊

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稳当前、利长远,一次性投资大,长期效益高,具有多方面重要意义。在地下综合管廊中,市政管线“各行其道”,不仅方便市政管线的维护和检修,还能有效利用道路下的空间,节约城市用地,美化城市环境。有鉴于此,近年来,全国越来越多的城市正在结合各自需求提速规划建设,提高空间利用效率,迈出高效集约的城市建设步伐。

加快建设固然重要,而地下综合管廊的高效利用才是规划的初衷。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综合管廊建设还存在建设运维资金压力大、入廊收费难、部分管廊入廊率偏低等困难和问题,尚未充分发挥效用。如何让地下综合管廊高效利用起来,需要相关部门不断探索实现新突破,这也是城市综合管廊建设的一道必答题,关乎其高效集约价值的发挥程度。从这个意义上说,综合管廊建好更要用好,让这项“里子”工程、民生工程,发挥更大效能。(梁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