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创始人王宁:90 后创业者的坚守与成长

他说,很多90后创业者确实愿意、善于营销自己,但“还有很多人在随波逐流”,自己还是喜欢“宅”在自己的公司和产品里,也不愿意主动给自己贴上90后的标签。

Keep 创始人兼 CEO 王宁出生于 1990 年 6 月,是双子座。相信占星术的人说,这个风象星座的人好奇心强、想法多、做事迅速、喜欢成为焦点。但王宁和他的同事们称,幸运的是,他的上升星座处女座很好地抑制了双子座的这些特征。

Keep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位,以及它可能的商业前景,蓝曦的文章已经写得相当清楚了,本文就不再赘述。当王宁出现在我面前时,我跟他聊得更多的是他“前 Keep”的日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任何产品都是其创始团队前几年的结晶,都打上了之前经验和教训的烙印。

如果 Keep 现在依然是一款热门的健身减肥(教育与社区)应用(近期在 App Store 健康和健身类别中排名第五),那么它的品牌从何而来?90 后创业有没有什么捷径?

nEWs.kemAOwaNg。OrG.CN

90后创业项目有哪些_90后创业好项目_90后创业项目

nEWs.kemAOwaNg。OrG.CN

“前城堡”教会了他什么

王宁的母校是北京信息科技大学,他在那里学习的是计算机专业。这不是一所一流的大学。王宁从未打算在校园里呆太久。他说,

“我不是一个喜欢被组织架构控制的孩子。我从高中开始就想创业。我个人认为呆在校园里很浪费时间。我想在社会上积累更多的经验。”

一进入大学,他就寻找各种出去实习的机会。

“我能做任何事。你可以让我做任何事。只要让我进来开始工作。人力资源、财务、行政、运营、产品、测试,我全都做。”

在 2014 年中毕业并决定创办 Keep 之前,王宁曾在六七家公司实习过,但实习时间最长、对他影响最大的是在线教育初创公司猿题库。

如今,猿题库已获得D轮融资,估值超过3亿美元。2012年底,它正处于由转笔网转型的初期。这成为王宁后来引以为豪的一段经历:他以实习生身份加入猿题库时,团队只有几个人。王宁之所以被用人相对挑剔的猿题库选中,是因为他曾在新东方在线教育和微课网实习过。“也是偶然间,在线教育成了我实习的主旋律。”

作为猿题库高考APP的主要运营者之一,王宁自称,自己参与了猿题库产品调研、寻找容纳100多位实习生的新办公室、招聘面试、管理实习生等很多杂活,时间几乎长达一年——王宁认为,这份机会和经验,是猿题库给予他的最大财富。他当时的报告人、猿题库市场运营总监帅柯评价王宁“这小子社交程度很高,很聪明”。

王宁后来在媒体采访中多次提到猿题库给他带来的积极影响。

他谈及文化气质,“我现在的公司有猿题库的气质,比如开发进度差不多,插花,甚至桌椅提供商都一样。”

对于运营方式,他表示,“Keep 靠用户运营和社交拉动新用户加入。‘这可能跟我过去在猿题库的经历有关,当时团队里很多从网易过来的同事对新闻很敏感,确实尝到了用小努力取得大成果的甜头。’”

他说,产品解决的是一个需求,猿题库通过在线辅导,帮助学员解决0-70分的提升需求,Keep也解决了大部分健身新手用户0-70分的需求,如果想再高一点,达到80分、90分,那或许就是Keep潜在的商业模式,帮助这些用户找到最适合他(她)的健身房和教练。

另外王宁还谈到一点:真实性。

“对每个人都要诚实,做真实的自己,永远不要虚报融资额、用户数。猿题库就是这样一家公司,我坚信这是对的。如果你往前走,别人提起你的过去,那就很丢脸了。”

他也称赞猿题库的执行力和凝聚力,“其实猿题库的产品经历了很多次转型,但每次转型都很快,完成度很高。我现在对 Keep 团队的要求也是一样。”

我不能再列举了,不然就成了 Keep 和猿题库的双重“软文”。反正王宁说得很清楚:“很多人离开后会‘诋毁’老东家,但我从来不‘诋毁’他们,我只说它给我带来的财富。”

瞧,这情商。

猿题库确实给了他不少财富。除了当年全面的运营事务培训,王宁还在这家公司找到了 Keep 的产品合伙人。2014年年中,临近毕业,帅克想把王宁留作正式员工,但王宁却表示,他想带着猿题库的产品经理自己创业。

在加入 Keep 之前,以及在猿题库实习期间,王宁都做过小白式的创业。为了鼓励创业,学校提供了种子基金,孵化一些学生项目。王宁带着几个技术比较顶尖的同学,拿着学校给的不到十万块钱,开始创业。

那是一款类似《超级课程表》的产品,是王宁将“年轻人改变世界”的想法付诸实践后不久推出的,产品上线后效果还不错,但三四个月后,王宁就给这个项目判了死刑。

“如果一个创业者没有经历过足够的社会经验,是无法带领团队前进的。整个团队就我一个实习经验比较多,其他人完全靠我,靠我做产品、设计,靠我做市场推广,非常难。我说怎么做,肯定是几个朋友过家家,这不是我想要的。如果真的这样去做,公司就会出大问题。我在猿题库这种伟大的创业公司待过,知道一个好的公司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根本无法营造那样的氛围,注定会失败。”

他从这次失败的“创业”中意识到了“经验”的重要性,决定先学习、沉淀一段时间,于是又回到猿题库全职实习,直至创办Keep。

nEWs.kemAOwaNg。OrG.CN

2014年中旬,好友余翔飞(个人信息应用 MONO 创始人)将王宁和 Keep 的想法介绍给了泽厚资本的徐敏(徐敏此前曾想投资 MONO 但未成功),徐敏很快答应给 Keep 做 300 万的天使投资。

90后创业好项目_90后创业项目_90后创业项目有哪些

留个团队合影,这已经不是两年前王宁在大学时组建的临时团队了。

年轻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nEWs.kemAOwaNg。OrG.CN

故事讲到这里,大家可能已经感觉到,25 岁​​的王宁是一个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缺少什么的年轻人。这也体现在以下两三点上:

王宁团队从2014年11月初开始写下第一行代码,2015年2月4日Keep在App Store上线。上线后,数据漂亮得让人心跳加速,上线一周后,Keep就完成了A轮融资。

投资人并不是突然出现的。其实,王宁在天使阶段就一直在和一些投资机构沟通,后者一直在观察产品情况,上线后,看到不错,立刻扑上来。王宁原本报出的融资额是300万美元,但法国银泰资本开价更高,他们愿意投500万美元。王宁拿着这个报价,问同样在谈的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是否愿意跟投。后者说,“没问题,有人领投,我们就跟投。”于是,两家公司一共投了500万。

近日,号称天使轮资金未花完的Keep完成由GGV领投的1000万美元B轮融资。

王宁称,这是纪源资本史上最快的交易之一,“当天上午开完电话会议,下午他们就从上海飞过来,当场给我开好了条款。第二天早上Jenny(纪源资本合伙人李宏伟)就飞过来,在我签完合同后就赶赴美国了。”

nEWs.kemAOwaNg。OrG.CN

主动找上他的 GGV 恰好是王宁看中的 VC,也是 B 轮唯一谈过的 VC。他已经决定,考虑到目前的股东,Keep 会选择一家有硅谷背景、名声在外的 VC 来做 B 轮。他观察到 GGV 在圈内的战略眼光、资源和名气“都很好”,投的项目也很准。虽然他称自己没想过这么快启动 B 轮,但 GGV 接受了他的提议,双方谈妥了,他也就这么做了。

Keep上线至今,用户量已经超过500万,日活跃率在10-12%,但至今没有达成任何交易。Keep之后,一些运动健身O2O开始兴起,这让王宁有些紧张。

他想到豆瓣电影,这个社区做了这么多年,积累了这么多用户和内容,但这两年却被猫眼电影反超,直接切入了购票环节。那么,如果Keep坚持做内容和社区,会不会被那些99元就能直接在线预约健身房或教练的O2O应用反超呢?

有一段时间他很迷茫,不知道 Keep 现在不做营收是否合适,不知道 Keep 的商业模式该怎么定。于是他找了投资人、豆瓣电影的人,还有他认为能帮他做这个商业决策的人……问了四五个人之后,大家的答案都差不多,他觉得自己想通了。Keep 没必要急着商业化,现在那些忙着做交易的 app,其实在中国的健身环境和用户需求下,推广起来比较困难。

“如果是以前的我,看到别人做O2O,99元的健身产品很火爆,我明天就开始换产品。但现在,我做任何决定都不再那么草率和仓促,我会想清楚再做决定。”

还在实习的时候,王宁就特意去参加各种创业活动、沙龙,结交创业者朋友。“现在想想,有点浪费时间。”但对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准创业者来说,似乎没有其他更直接的学习和交流方式了。如今作为冉冉升起的创业新星,王宁的社交水平提高了,基本上能认识创投圈里任何想认识或想请教的人。作为最小的学员,他参加长江商学院举办的“长青腾创营”,是唯品会CEO沈亚推荐的,而沈亚之前从未见过他。是投资人把王宁介绍给沈亚,说有需要可以找沈亚请教。

也许沈雅以后真的能够帮助王宁。

王宁认为,自己个人能力现在遇到两个瓶颈,需要向更有经验的人借力。

“第一,我现在在做一个在线教育工具,跟我之前的实习经历有关系,我知道怎么做,而且做起来快,不会有问题。但是如果我们以后要做电商的话,我没有电商基因,我从来没有卖过东西,怎么去做仓储物流?这对我个人来说是一个挑战。第二,Keep现在到处都是90后,但为了加强核心竞争力,我要不断影响更多优秀的人加入这家公司。我会吸收一些80后的人,这些人比我大,有年龄差距,我怎么去管理他们?怎么和他们交朋友?这可能也是一个挑战。”

如果你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或者投资者,你会拒绝一位20多岁、聪明、勤奋、情商高、想向你问问题的年轻人吗?

王宁懂得因势利导、善于学习。

这一代人

Keep今年的用户目标是1500万用户、150万日活。王宁觉得这个不是太大问题。对Keep来说最大的挑战大概是:即便实现了这么大的用户量,Keep的变现模式是什么?国内用户量最大的健身APP就是咕咚吧?它走的是一个数据平台连接智能硬件终端的路子,这显然不适合Keep。

王宁给 Keep 讲的故事,都是关于进军大“体育产业链”的故事,比如,Keep 最终有没有可能成为像 Nike、Adidas 那样的品牌?

“我觉得我们处在一个运动品牌迭代的时代,对于年轻的运动员来说,穿耐克或者阿迪达斯已经不再是很酷了,好像这些都是他们父母穿的,我们更喜欢穿 Under Armour。Keep 现在通过线上的产品,影响着一代人的运动习惯。未来某一天,我们会不会开一家 Keep 运动品牌店,年轻人也会买我们的衣服?不排除,但也不一定。”

你信吗?有人这样评价Keep的产品:产品是不错,但是定位太窄,运动健身太难让用户坚持,所以个人用户不会继续使用。

但不管怎样,VC 还是相信了王宁讲的故事。王宁没有透露 Keep 目前的具体估值,只表示 Keep 的 B 轮估值赶上了猿题库的 C 轮估值。据媒体报道,猿题库的 C 轮估值为 1.25 亿美元。

“华兴的人跟我说,‘在我们了解的90后创业项目中,你的估值是最高的。’”王宁脱口而出,心里有些得意,但又立刻后悔了。

这样的吹嘘,似乎与他现在对自己的要求“积蓄粮食,筑高墙,慢慢称王”相悖。“这句话是一个创业团队给我的,我很喜欢。和很多90后一样,我以前是个很‘飘’的人,但现在我一直在努力安定下来。”

“90后的优点是行动力和斗志强,敢想敢做,不给自己留后路。但这也是一个缺点:他们不考虑后果,可能会有点‘冒险’。”

但青春不就是这样吗?鲁莽,大大咧咧,有着惊人的斗志但经常头脑发热。马云、李彦宏二十几岁、三十几岁的时候,谁没经历过这些?燃烧,然后受伤,有人在路上失败,有人放弃,有人善于调整自己,坚持下来。

以上就是王宁创办 Keep 的部分故事,讲述了他是如何一步步做到的。我知道那些为了“估值最高”这个标题点进来的读者有些失望,但传奇没有那么多。年轻人,我告诉你们,除了图片,标题也很重要。

Keep是长青藤创业营首批学生企业,长青藤是长江商学院及其校友发起成立的创业服务公益平台“长江创业社区”的首个服务产品。

90后创业项目有哪些_90后创业项目_90后创业好项目

长江商学院创业社区——持续赋能全球创业创新者

长江商学院创业社区®是由长江商学院与长江商学院校友共同发起的创业创新生态系统,依托长江商学院课程体系和校友平台,通过包容开放的平台,实现项目、资本、产业资源和人才的全面深度融合,培养具有全球视野和责任感的新一代创新型企业家。

猜你喜欢